简要评论书评

时间:2019-01-04 03:19:01166网络整理admin

<p>Ellen Ullman(MCD)的“生活在密码”</p><p>这位小说家和前计算机程序员的“个人技术史”对软件,编写软件的人以及创建的世界提出了独特的视角</p><p> Ullman回忆起在科技公司的男孩俱乐部氛围中定义自己并努力达成工作意义的努力</p><p>她最尖锐的批评涉及“包围人类生活的代码网络”所固有的社会价值</p><p>无论是考虑互联网的原子文化,还是人工智能领域中常见的机械哲学哲学,还是“富人的算法”在控制资本流动方面,她一般对技术持怀疑态度</p><p>她希望表明“代码有偏见,程序是由人类编写的,可以由人类改变</p><p>”罗伯特·萨波尔斯基(Penguin Press)表示</p><p>这项由神经内分泌学家和麦克阿瑟研究员进行的庞大研究从进化的角度考察了我们对善与恶的能力</p><p>考虑到诸如My Lai,荣誉杀戮以及恒河猴的母婴关系等多种主题,Sapolsky反对心理学和生物学之间的严格区分:“大脑和文化共同进化</p><p>”“触发器的触动或手臂的触碰“他写道,只有通过神经元结构,大脑化学,进化,童年环境和社会结构的交叉才能理解</p><p>这本书的核心是拒绝简单的结论</p><p>萨波尔斯基认为人类生物学不是决定性的,而是“潜力,脆弱性,倾向性,倾向性,相互作用”的领域</p><p>“飞我”,丹尼尔莱利(小,布朗)</p><p> 1972年在南加州设立的这部首创小说的主角苏兹惠特曼是一位聪明的瓦萨毕业生</p><p>在有人随身携带可卡因之后,她陷入了贩毒计划,就像劫机事件有所增加一样</p><p>耶鲁大学出生一年的时间太早了,因为“她从来都不确定她应该在哪里”,很快她就渴望成为一名飞行员</p><p>莱利让人想起加利福尼亚七十年代的Technicolor愿景,并将苏西的雄心壮志作为女权主义者对自决的追求</p><p>她的功绩达到了一个高潮,这表明这本书的标题并不是一个挑战的邀请</p><p> Penelope Lively(Viking)的紫色沼泽母鸡</p><p>这位着名的英国小说家,在她八十年代中期的故事中,这一故事采用了长远的人生观</p><p>许多人物都是老人,他们认为过去是:几十年前,一位叙述者与她(最近死去的)前夫离开她的女人共进午餐;一对夫妇几乎提出了他们小儿子死亡的长期未被讨论的主题;这只头衔的鸟,是庞贝古城的居民,回忆起维苏威火山爆发前的堕落日子</p><p>这些故事涵盖了怀孕,生育,爱情和死亡,它们的范围很紧凑,但在范围上往往是小说的,